您的位置: 临川信息网 > 体育

陈文斌从未说廖辉尿样被掉包我的话被媒体误

发布时间:2019-10-09 18:30:43

陈文斌:从未说廖辉尿样被掉包 我的话被媒体误读

针对奥运举重冠军廖辉的尿样有可能被调包的传言,当事人中国男子举重队总教练陈文斌21日表示,自己从未对廖辉的尿样是否被调包产生质疑,只是就广义上的兴奋剂检查程序有所疑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发言人赵健也就运动员兴奋剂检查程序等问题进行了解答。

有媒体报道说陈文斌质疑国际举重联合会进行兴奋剂检查的程序有漏洞,廖辉的尿样有可能被调包。陈文斌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我从未说过这样的话。”陈文斌表示,他当时在接受福建媒体采访时只是和讨论了兴奋剂检查的程序问题,并非针对廖辉事件发表言论。

陈文斌表示,每年举重队的很多运动员都要接受国内、国际进行的兴奋剂检查,他个人的疑问是:“虽然说尿样封存了,但只是在瓶子编上了号码,并没有留下被检人员的任何特殊痕迹,比如指纹或者DNA,如果在运输尿样过程中被调包怎么办。”当得知他的此番言论被具体安插到廖辉被禁赛的事件时,他说:“我自己也感到惊讶,我的话被媒体误读了。”

按照常人的理解,运动员在兴奋剂检查的尿瓶上留下“记号”,这样的“记号”似乎可以确保尿样“独一无二”的特殊身份。殊不知,这样的做法恰恰可能暴露了运动员身份,更不利于兴奋剂检查的公正性。这就如同升学考试中阅卷人员是不知道学生身份的,如果试卷有特殊记号反而是作弊行为。

赵健告诉,依照兴奋剂检查程序的规定,每个运动员在接受兴奋剂检查时都会自己挑选一套有唯一编号的尿检样品瓶,尿样在运输和保管过程中的每个环节都被要求记录在案,有迹可循,也就是说有严格的安全链;尿样被送到实验室后,在上机检测前还需要被重新编号;另外,所有样品的文件均不含受检人的个人信息,以确保每份尿样都不带有任何“个人色彩”。

赵健说:“目前全世界进行的大部分兴奋剂检查都使用同一种尿检瓶,这种瓶子是特制的,一旦扣上盖子就不能被打开,只有送到实验室才能使用物理方法‘破坏掉’。每个瓶子都有唯一的编号。”

廖辉是在接受国际举联的飞行检查中被查出阳性结果的,赵健介绍,国际举联并未把尿样送到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实验室进行检测。他说:“尿样在运输、保管等过程中有严格规定,都层层把关,有封条、有封签,如果送到实验室时尿样瓶有破损或封装被破坏等情况发生,实验室是不能接受这种尿样的。”

尽管尿瓶可以被全程“监控”,但是并不代表这个过程就完全不会出差错。赵健介绍说,全球每年进行约30万例兴奋剂检查,完全不出差错是不可能的。如果在检查、封存、运输、保管、检测等过程当中出现严重差错,可能会导致阳性结果被推翻的情况发生。赵健说:“国内兴奋剂检查也曾出现过样品瓶破损或被冻裂的情况,这样的样品只能作废,实验室是不能检测的。”

24岁的廖辉因兴奋剂检查呈宝丹酮和宝丹酮代谢物阳性被国际举联禁赛4年,他表示自己从未使用过兴奋剂,质疑有关机构“在尿样的保管、运输和检测过程中存在很多问题”,已委托律师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申诉。(完)

临沂治疗盆腔炎费用
陕西好的男科医院
大同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临沂治疗盆腔炎医院
陕西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